一碗天才

春光乍泄【短篇完结】








“黄景瑜,我们重新开始吧。”
分开后的第四个月,许魏洲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黄景瑜,没有问候没有铺垫,一开口就是这一句。

“好。”

这是他们在一起后的第十二次分手。

第一个月黄景瑜每天打一个电话,许魏洲从来不接。
第二个月黄景瑜每天发一条微信,许魏洲从来不回。
第三个月黄景瑜什么都没做。
他知道,不管什么时候,许魏洲想回来了,只要一句话,他就无法拒绝。



********



许魏洲不厌其烦地把行李又一件一件搬了回来。
笑嘻嘻地向黄景瑜讨回了钥匙。
绝口不提那三个月里发生的绯闻。
黄景瑜也不提,他从来不会主动提那些事。

搬回家的第一晚,也许是看出黄景瑜过分沉默,许魏洲在床上比以往更讨好些。
黄景瑜感受得到。
内心又小小雀跃。



********



“许魏洲找你。”助理递过手机,面无表情。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俩人分手那么多次,还能藕断丝连。

“喂。”黄景瑜接过手机,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。“怎么啦?”
“黄景瑜。”
“嗯。”
“黄景瑜黄景瑜。”
“嗯。”
“黄景瑜黄景瑜黄景瑜。”
“嗯?到底怎么啦?”
“没,我就是无聊。”
“你玩玩游戏看看电视,我活动结束就回……”
话还没说完,许魏洲啪唧就把电话给挂了。
黄景瑜把手机给助理,结果没过两分钟助理又拿着手机面无表情地走过来。
“又怎么啦?”
“我肚子好饿。”
“你想吃什么?我回去给你买。”
“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。”
“好啦,你想吃啥?”
“我不想吃外卖,想吃你做的。”
“好,那你也得说你想吃什……”
啪唧,许魏洲又给挂了。



等黄景瑜大包小包地提着菜回家,许魏洲已经打了好几轮游戏,又在沙发上睡过去了。
黄景瑜把他抱到房间里,亲了一口,就颠颠地跑去厨房做饭了。
许魏洲最近一直没有通告,其实从前几个月的绯闻过后他就一直待在家里,已经有些心烦意乱了。
但是黄景瑜很喜欢这个状态,甚至心里偷偷期望许魏洲这辈子都不要有通告了,就待在家里让他养着。他很乐意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辛苦工作,只要许魏洲一直待在家里。



*******



黄景瑜一回家,就看到许魏洲又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走过去刚想把许魏洲抱回房间,发现他并没有睡,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,亮得可怕。
“你怎么躺这儿了。”
“……我没事儿做。”
“怎么不打游戏?”
“不想打了。”
“……肚子饿吗,我给你做吃的去。”说着也没等许魏洲回答,就走进了厨房。








一回家发现许魏洲不在,黄景瑜发疯似的翻遍了家里每个房间,打开衣柜确认衣服都在,又检查了床头柜里的卡,储物间的行李箱,和浴室里的牙刷毛巾。
本应该放下心的,但是坐在沙发上心还是嘭嘭直跳。
不一会儿许魏洲就回来了。
“诶你吓死我了,怎么坐在这儿也不开灯。”
“你去哪了。”
“我去买烟啊。”
“家里不是还有吗?”
“抽完了。”
“……”
“你做饭了吗,我饿了。”








“我让铮哥帮忙买的,都是好烟。”黄景瑜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一大袋条装烟,一条一条地码在茶几上。
“你买这么多烟干嘛?”
“这样你以后就不用专门出去买了。”
许魏洲没有再说话,直接走回了卧室。
“你怎么了?”黄景瑜小心翼翼地跟到房间。
“我要睡觉。”许魏洲拉了拉被子,把自己埋在枕头里。
“你别趴着睡,对心脏不好。”
“滚。”




*******



又一次回家看到空无一人的房间。
黄景瑜安静地坐在沙发上,打了一个又一个电话。
一直到凌晨,许魏洲才一身酒气地回来。
“你去哪儿了?”
许魏洲没回答,冲到厕所吐得昏天黑地。
黄景瑜帮他洗脸换衣服,许魏洲就一直坐在浴室的地板上不动。
“你去哪儿了?”
“黄景瑜,我们分手吧。”
“……你去哪儿了。”
“不关你事。”



许魏洲又带着自己的行李走了。
然后又开始有了通告,电视上又能看到他的身影。
黄景瑜不知道这个转机是不是靠那一次醉酒换来的,或者是哪一次他不知道的杯觥交错。
也无所谓了,这是最后一次,黄景瑜告诉自己。




********



第五个月,许魏洲开始打电话,一天十个五个地打。
黄景瑜从来不接。
他知道他一接事情就会朝什么方向发展,他拒绝不了许魏洲。许魏洲一说出那句话,他就控制不住自己向他走去。
助理劝他把号码换了。
他没同意。
说不出理由,只是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。






黄景瑜有了女朋友,圈外人,老乡,长得耐看,也孝顺乖巧。
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愿找圈内人,好看懂事的也不少。但总觉得,圈子就这么小,总会被知道,也不是怕被某个人知道,只是不想谈一场被当做茶余饭后谈资的恋爱。



感情稳定,很快就论及婚嫁,毕竟也不年轻了。
许魏洲还是会打电话,只不过变成了一周一个。
黄景瑜不知道许魏洲这么执着的原因,每次先提分手的不都是他吗。
但是黄景瑜也做不到接起电话,告诉他以后别再打了。

等结婚,结婚后就把电话号码换掉。黄景瑜想。














********






黄景瑜回丹东准备订婚。


在婚房楼下见到许魏洲的时候,他不知道为什么,并不感到意外。
许魏洲像是在笑,又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,只那双眼睛,还是亮得可怕。
“黄景瑜,我们重新开始吧。”

堡垒,土崩瓦解。









**********




严重ooc 


因为刚把春光乍泄看了

懒得想别的题目






来个彩蛋


********



“你都要订婚了,突然跑掉真的没事吗。”
“有事,我爸妈会打死我的。要不我还是回去把婚结了吧。”
“你敢!”
“……许魏洲。”
“嗯?”
“我老了,你也不年轻了。上一次,就是我们最后一次分手了,好不好。”
“……好。”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3)

热度(24)

  1. 影日kagehina一碗天才 转载了此文字